Splash!

分享

2020年03月10日

亚洲当代美术馆的全域海洋视野

 

正如大海开放包容且流动永不停歇,

我们那如海洋般突破所有孤立与偏狭的特性,

也应不断探索,开拓创新,充满热情。

 

Epeli Hau Ofa,作家及人类学者,太平洋岛国汤加及斐济群岛

 

 

 

告诉他们有关水的事

那些我们曾看见的浩浩汤汤、茫茫洪波

是如何发堿决塘

使坟茔被冲毁,家园被淹没

 

告诉他们这是什么感觉

看见整片海洋

与陆地

齐平

 

Kathy Jeñil-Kijiner,诗人、表演家及教育家,马绍尔群岛及波特兰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情郎)》,1989年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纱幕,是雾

是映入梦中的灯盏

你是口笛,是无言之歌

是石雕低垂的眼帘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鸿沟,是池沼

是正在下陷的深渊

你是栅栏,是墙垣

是盾牌上永久的图案

 

北岛,诗人及作家,北京及旧金山

 

 

 

非内在无可触,非外在不可见

由不同的文化或多种书写造就

岛屿的海洋,流浪的灵魂

破碎的身份,肢解的文化

与语言、思考及主导思想交错凝结

 

Chantal Spitz,诗人及作家,胡阿希内岛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展览现场,2016年,上海外滩美术馆


“过程地理促进了各种行为、相互作用和运动——贸易、旅行、朝圣、战争、宗教化、殖民化、流放等等。这些地理区域必然规模庞大且在不断变化,而他们的变化突显了语言、历史和物质生活的变化。”

“草根全球化与想象力研究”,《公共文化》12期第1期,2000,第7页


Arjun Appadurai,人类学家,孟买及纽约


张如怡,《装修:错置》,2018年

 

坐落于“上海”(即为“在海上”)一所源于亚洲持续发展的美术馆

 

通过将上海外滩美术馆定位为一所坐落于上海,且源于亚洲持续发展的美术馆,我们选择将亚洲不仅视为一个地理意义上的大洲,更是视为不同区域,国家和文化的集合体。大片海洋和星罗棋布的水域深刻地影响着各地的自治,正如移民、经济发展和文化交流牵动着岛屿和大陆之间的相互联结和内在关系。

 

 

因此,上海外滩美术馆作为位于上海且面向国际的一个当代美术馆,致力于将亚洲纳入其海洋和岛屿群像中是至关重要的。

 

• 其一:海洋见证了许多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历史与当代联结、冲突、决裂、转变、终结、开放、帝国主义和占有的产生。

 

• 其二:西方和全球的大陆理论常把“领土”作为理解民族国家地缘政治、探讨经济变迁中产生的移民问题和游牧体验的关键词(去/再-领土化)。

 

其三:然而,从亚洲语境来说,这些概念并不一定十分契合,或者说,需要根据位移、流动和游牧体验的海洋性/大陆性之现实加以重新建立语境。

 
 
弗朗西斯·埃利斯,《内蒙古系列》,2017年

 

一座开放的美术馆

为社会的发展提供养分和分享具有建设意义的隐喻

 

在上海外滩美术馆,我们为社会的发展提供养分,和分享具有建设意义的隐喻,例如海洋表面 vs. 深度的悖论,以及小岛联合 vs. 岛屿林立、文化极端多样性的命题。

 

• 上海外滩美术馆旨在分享并转变我们对于人际关系、社会与经济转变、文化艺术实践之视角,

从大陆视角转向海洋视角。

• 诚然,我们对于艺术创作和艺术投射的理解(过于)仰赖主流大陆视角。

 

我们常常谈论亚洲、欧洲、美洲和非洲文化艺术,按大洲的文明、国家、区域、分布和边界来区分它们。但如今,大部分的亚洲地缘政治冲突已被海洋所取代,在过度集中的大陆立场和占地之外,各国均开始主张并要求划分海域、大洋、岛屿。

 

因此,作为一家美术馆,我们有必要去质疑这种大陆中心主义,从而转变观念。若我们能做到不仅去认识海洋,并且真正由浅入深地去审视海洋,我们将会收获截然不同的角度去看待陆地、人民、流动、交流、文化和艺术等话题。

 

“乌戈·罗迪纳:呼吸行走死亡”展览现场,2014年,上海外滩美术馆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展览现场,2016年,上海外滩美术馆

 

一所充满无限性、流动性、发展性、变化性、交流性、合作性和拓展性的机构

 

不论在海上还是岛屿上,相较于海洋适应洋流变化、潜入水域深处、随风而行、以天时星象为导航、穿梭于各个岛屿的能力状态,大陆的实际情况正变得不那么重要。

对于地面、陆地、领土、属地的解释也是如此。

 

鉴于此,我们旨在重新定义美术馆的愿景,从而超越其建筑、地域、国内/国际框架之约束。

本土和全球语境都对艺术机构提出迫切需求:

• 主张更具灵活性的经营架构

• 与艺术家建立更深层的联系

• 改变对观众的固有概念,要意识到他们是一群不断发展的个体和参与者,他们是真正地、

富有建设性地投入到艺术项目和学习过程中的参与者

 

 

坚信见微知著

全球美术馆未来的变化必然始于细微

 

在亚洲博大海域的大背景下,如果我们思考并重视小岛的自治和力量,我们立即就会明白,大多时候经济和文化中的巨大变化实则始于细微。现今,由于:

• 超级大国之间持续发展但成效甚微的经济/政治战争

• 全球范围内发生的具有决定性的危机

• 全球利益、帝国主义和地缘政治冲突转向亚洲

• 亚洲各地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充满矛盾性(例如菲律宾、印尼、中国台湾、新加坡、缅甸等地)

• 全球范围内自然环境的变化

个人、小型组织和本土集体正聚集在一起,为发展农业、经济、互动型的艺术项目提供新型可行的替代方案。

 

菲利普·帕雷诺,《这世界以外的任何地方》,2017年

 

在上海外滩美术馆, 我们在了解上述根本性变化的基础上,希望为打造新的美术馆模式做出贡献,能够充分考量到灵活可变而富有参与性/立体化的艺术机构、可替代艺术与教育项目、小型但高效的合作研究与策展项目的重要性。

 

上海外滩美术馆所指出的海洋维度便是要将亚洲海域和岛屿视为一个具有整体性的美术馆喻体,从而做出虽小却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改变。例如,美术馆与艺术家/团体、独立策展人、美术馆、艺术机构之间的关系能够朝着更富有建设性的方向发展,引导出更多关于大型大陆国家和小型岛屿民族之间的对话和思考。

 

波拉·彼薇,《打圈便成艺术》,2010年

 

将岛屿与大洲之间的交互关系视作不断发展的联结

 

在上海外滩美术馆,我们认为岛屿与大陆之间的内在关系与其说是边界和划分,不如说是海岸和海陆之间的不断变化发展的关系。

海岸区域包括随着气候变化、砂石移动、火山爆发、台风海啸、旅游景点而不断发生变化的沙滩、岩石、树木、平静的泻湖和海浪、人类建筑或生态系统等。

一个有趣的观察结论是,没有任何人类活动能够全面控制这些区域,因其完全受制于复杂的自然组合和特定的环境条件。

作为一所当代美术馆,我们并非要控制、划分或支配,而是乐于将海岸的这些奇特且不断变化的特质作为美术馆发展的一个隐喻,从而真正实现演变、同行、穿越、潜入、深挖、漂浮、挥洒……

 

波拉·彼薇,《鸡尾酒会》,2008年
菲瑞蕾·巴埃斯,《西卦帕豹(致世间所有美好与幸福)》,2015年
菲瑞蕾·巴埃斯,《旅行癖的索酬》,2016年

 

坐落于亚洲,具有全域海洋视野的当代美术馆

 

从大陆视角出发,岛屿是:

• 殖民主义或帝国主义的所有物

• 富有异域风情或旅游价值的目的地

• 小型(且往往是不发达)区域,可剥削,可教育

 

李燎,《一记(武汉)》,2010年
“HUGO BOSS 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获奖者庆祝活动——与关尚智一起推倒水马”,2013年,上海外滩美术馆

 

从海洋和群岛的视角出发,岛屿是:

• 自治但始终开放的陆地和海域

• 经过不同历史时期的交流、移民、侵略和帝国主义等多种因素共同打造的深厚的本土文化

• 始终可以同化、学习、迁移、重建的拓展区域

 

在上海外滩美术馆,作为一家坐落于亚洲大陆的当代美术馆,我们需要对这一情况进行分析,并发出诘问,从而:

• 实现与其他毗邻的艺术组织进行更富活力的交流

• 研究文献并重制历史

• 立足于融合性、变化性和开放性,开发新的创造性艺术家项目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舞场)》,1993年
更多新闻

Notice

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注册帐号?点击这里

忘记密码

输入注册邮箱后,您将收到邮件告知如何重获密码。

发送 还没有注册帐号?点击这里

忘记密码

发送完成

激活你的帐号

请查收邮件
并完成注册流程。

如果您未收到激活邮件,请先检查垃圾邮箱,或点击以下按钮重新发送。

手机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