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退为进2014年5月10日 - 2014年8月3日

  • 展览介绍

    展览的概念“以退为进”来自中国古代兵书《孙子兵法》中的一种军事策略。孙子生活于公元前6世纪,其所著《孙子兵法》不仅在当时是一部重要的兵书,后来更持续影响了东西方的军事及商业策略,这种影响力一直持续至今。对策展人而言,一幅晚清的历史照片极好地映证了这一策略。照片中的袁世凯(1859-1916)是晚清最有权势的将领,他身披传统蓑衣,头戴隐士斗笠,垂钓于一艘渔舟之中。本次展览的构想出发点即来自这幅将领乔装隐士图及袁氏退隐的故事。袁氏以此借喻忠臣,表达清廷于1909年将自己免职的不满。但是,他所选的退隐之地——河南洹上村,是一处繁忙的交通要道,此后,他在这里一直待到1911年。袁氏借用的忠臣之隐喻,以及从权力中心退隐这一明显与之矛盾的做法,都意在促使当朝再度请其出山,并最终将其推举为中华民国的第一任大总统。此处,袁氏效法其前代士子,采取了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这幅忠臣士子与当世之朝不和随即退隐的图画,成为了中国艺术与文学中极富弹性的隐喻之一。

    “以退为进”是一种同样适用于当今中国艺术生产的策略。试图呈现那些在当下运用传统媒介与手段,如占卜、游戏、博弈、方言等传统策略,进行艺术创作,以期发展出一套自律的语言,进而抵抗由一套“通用语汇”(lingua franca)所产生并持续至今的同化趋势与权力结构。在这方面,诗歌同样也扮演着不可忽略的重要角色。展览《以退为进》旨在呈现:向传统的借鉴和退让,能够如何作为一种高效策略来迎对特定的历史时刻。

    上海外滩美术馆馆长拉瑞斯·弗洛乔表示:“《以退为进》汇集了来自中国本土及海外的多位艺术才俊,在他们眼中,传统不是一段已然冻结的时间,亦非一个建设完备的体系。相反,他们向传统发问,以此测试当代创作、记忆及再造历史、以及通过重访某套建设完备的编码系统来在当今的城市社会、政治情境和日常生活中再造‘传统挑战’的各种极限及可能性。因此,参展的当代艺术家们‘以退为进’,将传统作为一种‘在进行之中’的生活实践来接受——从重新书写艺术与社会历史中的不同层次,到对文化编码、影像与平凡事物的使用或/与滥用,皆是如此。由此可见,传统并非只是过去与现在的简单对立,而是一个关乎使用、转变、重新解读和文化发展的演进过程。因此,传统被视作一整套实践、影像、以及基于地方语言、日常活动的事物,在展览《以退为进》中被呈现,被演示,同时也受到审视。”

  • 策展人阐述

    展览《以退为进》设定在近二十年来中国的社会和艺术领域的发展背景之下。在中国当代艺术中,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媒介一直都是一个重要的主题。无数双年展和各类展览都以此作为展示内容,诸如:深圳国际水墨画双年展,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中的首个中国馆,以及2013年香港艺术馆的展览《原道》,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水墨艺术:当代中国的过去作为现在》。这些都表明某种愈加显著的趋势,即:将中国传统媒介作为一种“通用语汇”进行重新挖掘和评估的需要。这种对中国本土文化的兴趣确实来自于不同方面的刺激,其中政治经济同文化艺术的驱动力都扮演着重要角色,而中国同其西方同仁一样活跃。然而,值得强调的是,作为后世贸成员的中国,正处于一种全新的、充满自信的文化身份的塑造。作为一个新晋的全球经济大国,中国正在重新确立“继承了优秀传统的本土文化的文化定位”[1]。

    然而,时至今日,大多数关于中国传统媒介的当代艺术展览,都将之作为一种与中国传统文人文化相关联的审美、价值、技法或媒介加以考量。这些展览或旨在重申中国文化身份,或重访东西方二元论,后者自19世纪中期既已困扰着中国的文化理论与批评。

    确实,整个中国书法史或国画史——我们今天所谓的传统媒介——总是同中国皇帝、宫廷、权力联系在一起。传统媒介,尤其是书法、国画及其风格特色,好比“通用语汇”一样,将这片广阔疆土的多元地域文化联结在一起,确保文化的连贯性,并让那些有此雅致来运用、理解这些媒介的人获得社会地位甚至权力。书写的文字,即诗歌或书法,亦为展览《以退为进》的一大主题。

    ... 了解更多

相关活动

Notice

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注册帐号?点击这里

忘记密码

输入注册邮箱后,您将收到邮件告知如何重获密码。

发送 还没有注册帐号?点击这里

忘记密码

发送完成

激活你的帐号

请查收邮件
并完成注册流程。

如果您未收到激活邮件,请先检查垃圾邮箱,或点击以下按钮重新发送。

手机激活